EN CN
注册

【功率器件】莫大康:时间是中国半导体业取得最终成功的利器

来源:求是缘半导体联盟       

华为已经开始生产不含美国零部件的5G基站,而华盛顿邮报指出,华为将换用自已的产品,当然华为虽有全能之相,但并非事事皆完美,备胎计划也是无奈之举,其自研芯片的性能仍与世界领先厂商有一定的差距,任正非也多次表示,希望与世界合作共赢,始终坚决支持产业的全球化运作,因为它决不是意气用事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能如华为那样,早有危机感,并充满自信的公司在中国并不多见。如今美方的策略仍是不可预料,时紧时松,在半导体领域中尚未下“死手”,因此要作好最坏情况出现时的对策非常重要。

观察近期中国在多个方面的进步,有些是令人欣慰。如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已进入世界一流。在AI领域,虽落后于美国,但是增长的态势,专利申请的数量等已居全球首位。另外在贸易战下对于提高产品国产化的认识有大的提高,非常有利于设备及材料业的进步。

中国已是全球GDP第二大国家,但是在半导体领域,它不是居第二位,尤其在产业链的上游,如EDA工具,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等方面,差距仍很大,表明产业发展的基础不稳。在当前情况下,产业发展的安全性必须予以极大的重视,然而由于它们都是全球垄断产业,加上投资周期长,需要人才经验的积累,所以非短期内能改变,因此要迅速提高产业发展的危机感与紧迫感。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有它的特殊性,如与全球不同步,现阶段以国有资金投入为主,以及受西方的禁运等。加上国内仍有些结构性矛盾长期困扰,因此中国半导体业发展虽有所进步,但是不能令人满意,尤其是在贸易战下受人欺凌,所以总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要充分认识产业发展的复杂性与长期性

对于中国半导体业发展要以积极的态度去观察与评价,不能总与台积电相比,它是一个特例。可能主要与自已比,既要看到它的进步,来之不易,也要看到它的复杂性。这个产业依定律每两年前进一个工艺台阶,台积电已达5纳米试产,并正开建3纳米工厂,招8,000名人员建研发中心等,我们跟不上这样的速度,以及中国的工业基础与半导体的精细工业要求,材料纯度达11个“9”尚有不少差距。

另外要充分认识中国连公平竞争的机会都不具备,因此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与代价。西方总是频频在问发展中国半导体业的技术从哪里来?它们的含义非常明确,“中国半导体业不从西方购买技术,怎么可能成功?”而另一方面,它们却千方百计阻碍技术的出口中国以及国际间的兼并,它们在一旁冷眼观察中国的自行研发之路。

众所周知,半导体业发展并无捷径,三驾马车,包括研发、兼并及合资、合作,现阶段美方严格控制兼并,让中国半导体业几乎很难从西方获得先进技术。另外合资项目可能仅是一个“权宜之计”,它容易得到有些地方政府急于“出成果”的青睐,它们看重的是中方的部分补贴与市场,而先进技术不可能拱手给中国,也不可能用钱买得到。

观察在产业的初期技术掌握在美国手中,如台积电1987年成立之初,曾向美国RCA公司购买技术,以及三星在1983年刚开发存储器时,曾向美光购买64K DRAM技术,以及近日美光兼并了FWDNXT,一家人工智能软硬件初创公司。它成立于2017年,总部位于印第安纳州的拉斐特,专门构建机器学习深度神经网络推理加速器,可从边缘设备扩展到Xilinx FPGAs、SoCs或SDK等服务器级性能,该公司的引擎已经为美光的深度学习加速器(DLA)技术提供了动力等。似乎购买技术是一条通行之路。

对于中国半导体业要发展存储器,3D NAND闪存及DRAM,技术从哪里来可能是一个无法躲避的问题。专利纠纷已是贸易的一部分,除了尽可能加快研发,创建更多的IP之外,证明对方专利的无效,及规避专利风险与聘请最好的律师等是必要手段,相信只要加强重视与准备好预案,专利纠纷并非是不可取胜。

为什么中国半导体业发展能取得最终成功,它具有两个独特的优势,一个是巨大市场,而且是活跃的成熟市场,另一个是有国家资金等的支持,这两条是对手们无法与之相比,而且会充分重视它。

尽管由于工业基础,西方技术封锁等原因,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有所进步,但可能不尽如人意,然而一定要坚持信念,最终一定会成功,因为时间是我们取得最后成功的保证。

时间是个关键因素

为什么中国半导体业的成功需要时间的积累。它表明急功近利、弯道超车等都可能是不可取的。观察现存产业中的部分骨干企业,中芯国际、华虹、北方华创、中微半导体等都已经历了15-20年时间,甚至更长。

在贸易战下由于缺“芯”少魂,受到种种压制,心情肯定是刻骨铭心的,但是这一切要正确对待,表明中国半导体业尚有差距,落后就是要挨打,所以要下定决心去奋起直追。

产业发展是有序的,不可操之过急,无论从技术方面需要开发,生产线中工艺know how需要大量硅片的通过,从中积累数据与经验,包括中方、外方人员之间需要磨合与沟通,以及产能的爬坡需要时间的积累等,这一切都与时间有关。

美国分析师Jim Handy认为能够成为阻碍中国发展的不是资金问题,而是经验问题。此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客观的。

另外,外部的事情反正也不是我们可以完全控制的,我们也不知道它们何时会以何种方式发难,我们能做的、且必须抓紧时间做的,就是把企业做好,做扎实,尤其是那些骨干企业。只要企业成功,万众一心,任何外部势力也只能徒唤奈何。

现阶段中国半导体业发展面临更加复杂与困难的环境,需要付出更大努力与代价。然而对于提高国产化率等是个最好的时机,必须紧紧抓住。只要坚持定力,相信未来中国半导体业一定能取得成功,仅是用时可能会更久些。

图片声明:封面图片来源于正版图片库:拍信网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全球半导体观察官网(www.dramx.com)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全球半导体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