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N
注册

【材料/设备】男人的衣柜变身“国人的芯片”?海澜之家回应了…

来源:全球半导体观察    原作者:青隐    

昨天一则“海澜之家要做半导体”的新闻将这个男人的衣柜送上了热搜。根据新闻报道,近日一家名为“凯桦康半导体设备”的公司刚刚成立,注册资本21.5万美元,这家公司主要经营元器件制造、半导体器件专用设备制造及销售等。

从字面上来看这是一件很纯正的半导体企业,然而,根据天眼查显示,这家企业的是由海澜之家100%控股的,也就是说,海澜之家不仅要做男人的衣柜,还要做“国人的半导体”。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开启自己的产业报国征程,按照这个逻辑来看,茅台、老干妈、王致和等不跟进的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国货品牌。

对跨界造芯这种事,普罗大众自然喜闻乐见。不过这出戏还没完全发酵,就被海澜之家一锤定音的给否定了。

正当“吃瓜群众”搬好小板凳正襟危坐准备日常吃瓜的时候,海澜之家昨日公告表示自己和凯桦康半导体设备南京有限公司毫无瓜葛,也从没有成立过半导体公司。

海澜之家澄清公告截图

知情人士披露,此事纯粹是个乌龙,凯桦康半导体设备南京有限公司成立的前身叫凯诺科技,海澜之家更名前也叫凯诺科技。天眼查将这两家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企业自动关联了,数据有错,凯桦康半导体并非是海澜之家新成立的公司。

至此,整个事件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是关于企业跨界做半导体这种热潮,才刚刚拉开帷幕。

跨界做半导体热潮

步入2020年之后,半导体市场出现了很奇特的一种现象,一方面是美国的极限施压,一方面是国产半导体如春天的野草,旺盛且浓密的喷涌而出,甚至有其他领域的企业也开始跨界做芯片。

就在本月初,国产水泥巨头上峰水泥宣布将拿出5.5亿人民币进行新经济产业股权投资,投资范围主要面向以科技创新驱动和绿色高质量发展为主导的,包括不限于半导体、芯片、高端制造、环保等行业优质成长性项目,进行新经济财务投资,长短结合,产业与金融结合。

简单的来说,上峰水泥手里有点闲钱,打算投资半导体等科技驱动型产业。

上峰水泥公告截图

从上峰水泥的财报不难发现,其虽然是做的传统产业,但是盈利能力丝毫不弱于99.9%的科技公司。2020年上半年,上峰水泥砂石骨料的毛利率高达82.04%,毛利率之高足可以脚踢茅台,拳打阿里。

此外,上峰水泥也是一个炒股高手,上半年斩获天山股份、海螺水泥等牛股,大赚1.7亿。所以上峰水泥打算再次投资新经济产业,对冲自己的主业。

时间再追溯到今年5月份,A股上市公司晨鑫科技打算以2.3亿收购上海慧新辰实业有限公司51%的股份,后者主要产品为LCOS光调制芯片(光阀芯片)和LCOS光学模组(光机),更值得一提的是,晨鑫科技还有着相当丰富的过去,卖过水产,做过互联网游戏,之后才瞄准半导体产业。

去年,老牌百货企业翠微股份也想要进军半导体产业,先是收购一家支付公司未遂,后转而与英国著名手机GPU芯片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圆自己的芯片梦。

以上三家只是冰山的一角,根据企查查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半导体相关企业的注册量迅猛增长,二季度共注册0.46万家,同增207%。

火爆的背后

半导体企业数量急剧爆发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中国早已成为制造业大国,所以自然也成了全球主要半导体的消耗国,每年中国半导体进口的金额高达3000亿美元,但另一方面,我们的国产半导体还远远没有达到自给自足的地步。近期,粤芯半导体的CEO陈卫就谈到,国产模拟芯片仍处于缺货状态,目前国内模拟芯片的产能缺口是每个月57万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第二、在中美摩擦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半导体产业已经成为中国科技的重中之重,以大基金和中科院为代表的国家队已经在持续跟进半导体国产化。大基金已经进入第二期;中科院也在9月15日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向国家立下军令状,要组织全院力量着力解决我国关键核心技术的卡脖子问题,启动计算系统、网络安全等3个C类先导专项,每个项目的投入10亿元以上。

在政策上,国家也出台许多相关政策,包括给半导体企业减税补贴等,并将第三代半导体发展即将纳入十四五发展规划。地方上同样在大力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频繁上马各种半导体产业园区。

第三、让外界对半导体如此热捧的原因除了国家强力主推与市场前景巨大两方面因素以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赚钱。

两年前,国产半导体企业市值破千亿还似乎有点不可想象,如今,市值破千亿的半导体企业已经出现了一小批,以韦尔股份、闻泰科技、中芯国际为代表的国产半导体,市盈率超过100倍。科创板的诞生,更是让半导体财富效应凸显,资本都是逐利的,当然越赚钱的地方越受到资本的青睐。

跨界做半导体的正确姿势

半导体产业能够蓬勃发展甚至爆发自然可喜可贺,但是也需要警惕半导体过热导致一部分企业投机取巧。近一年时间,半导体产业破产的消息频出,也从侧面说明半导体投资与布局需要谨慎。

非半导体产业的企业想要切入半导体产业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目前也存在极少数转型成功的企业,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本身是处于半导体产业产业链下游的企业,例如小米、格力、TCL和康佳等终端企业,这一类企业虽然不属于半导体企业,但是和半导体产业存在强联系,本身对半导体有足够大的需求,可以向上游探索布局IC设计,或者IC制造和材料等。

在这些企业中TCL算是模范生之一,其本身在电视等终端显示市场有很大的占比,依靠这些市场切入面板业务,随后又进行重组,以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为自己的核心方向,前段时间大手笔收购中环股份进一步拓宽了泛半导体材料产业,每一步都稳扎稳打,从一个单纯的终端厂商进化成为一个优秀的半导体企业。像TCL这样的企业,之所以能够跨界成功,主要得益于其上下游协同效应。

除了上下游协同的方式跨界做半导体,通过一路收购成为纯正的半导体企业也是常用的方式之一。

雅克科技之前是生产和销售阻燃剂,但随着行业产能过剩,2016年雅克科技采用并购+合作的方式布局半导体材料,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雅克科技又收购了江苏先科和科美特等企业,与韩国企业展开合作,在一系列的合作+收购的操作后,雅克科技逐渐在半导体材料领域站稳脚跟,半导体材料营收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达到27.42%,逐渐成为国内半导体材料领域的龙头。

雅克科技成功并不是偶然,首先雅克科技虽然一直是传统产业,但其主要方向也是和材料相关,和半导体材料彼此之间存在一定的共通关系,再者雅克科技并不完全是收购,还与相关企业进行合作,进一步加深了自身对技术与市场的理解,其每一步都是稳扎稳打才换来如今的成功。

总结

上世纪末,深圳一家小企业怀着产业报国的梦想,一头扎进了交换机市场,这家企业后来越做越大,成为了中国科技的一座标杆,可惜产业报国抢了美国人的蛋糕,这家叫华为的企业如今正在遭到美国封杀。

当然中国还有许多类似于华为这样的企业,尤其是在半导体行业,像中芯国际,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国产半导体代工的一片天,长江存储,实现了国内3D NAND闪存芯片零的突破……

这些企业的成功都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可以说走的非常艰辛,在半导体这个高技术与市场壁垒,重资产的产业中,优胜劣汰效应尤为明显。跨界做半导体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无论在人力还是财力方面,都对企业要求极高,毕竟大多数曾经高声大呼要进军半导体的企业,真正能落到实处,做出量产化芯片的企业寥寥无几,绝大多数都无疾而终。

备注:以上内容为集邦咨询TrendForce原创,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取得授权。

封面图片来源:拍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