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N
注册

【制造/封测】跨度30年,探索苹果和台积电成功的秘诀

来源:全球半导体观察    原作者:青隐    

1994年,美国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和杰里·波拉斯合著了一本书——《基业长青》,书中选取了18个卓越非凡的公司进行研究,试图找出企业长盛不衰的秘诀。

17年后,段永平按照这个理论,找到了当时他认为最能基业长青的企业,并重仓。随后的9年,苹果带给了段永平9倍的收益。

然而,如果将时间拉回到1994年,当时几乎没有人认为苹果会是一家基业长青的企业。

彼时的苹果正处于历史的低谷期,净利润下滑,毛利润连年下降。直到2年后乔布斯回归,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才有了苹果如今的辉煌。

从目前苹果取得的成果来看,这家企业无疑是一家基业长青的企业。

那么在半导体领域,是否也存在一家基业长青的企业,如果有,谁最合适?

一、造钟师

根据基业长青的理论,一家伟大的企业,创始人通常都是“造钟师”而不是“报时人”。

所谓“造钟师”是指创始人主要致力于建立一个组织,一个会滴答跳动的时钟,而不是用一款优秀的产品去为公司开拓天地,这是“报时人”的职责。回顾苹果的历史,乔布斯无疑契合“造钟师”的身份。

2013年,段永平接受采访时说:“乔布斯实际上被神化了,他主要是建立了创新的文化而不是自己创新。”后来段永平又补充:“只有强大的企业文化才能不断吸引到好的人才,并留住他们。不能理解这点的人们大概就只能炒一辈子股票了。”

创造一个公司的价值体系容易,但创造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的时代难。乔布斯通过iPhone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而在半导体领域,台积电与苹果有许多相似之处。张忠谋通过台积电开辟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其对行业或者科技产业的贡献不亚于乔布斯。

作为“造钟师”的张忠谋认为,办一个半导体企业,要长期繁荣,只有一条路——成为世界级,而要成为世界级企业不仅要严格要求自己,还要专注。因此台积电成立30多年来,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晶圆代工业务做精、做细、做到极致。许多后进的晶圆代工厂商也都以TSMC-like为目标。

“如果你能做好一样东西,为什么还要做很多做不好的东西呢?”这是段永平对苹果的评价,同样也适用于台积电。

二、企业的生命周期

美国人伊查克·爱迪斯曾用20多年的时间研究企业如何发展、老化和衰亡,最终提出了“企业生命周期”理论。在该理论中,爱迪斯将企业的生命周期划分了十个阶段,从婴儿期到稳定期,再到官僚期,直至最终死亡。


△Source:MBA智库百科

企业生命周期理论说明企业的发展总是有迹可循的。成功的企业总是千篇一律,失败者各有千秋。如果将企业的生命以10年为计量单位,会发现台积电与苹果的成长轨迹惊人的相似。

全球半导体观察统计了苹果公司和台积电30年来的营收、毛利、净利润的数据。从数据中可以看出,苹果公司的前15年时间,都处于幼儿期(虽然苹果成立于1976年,但乔布斯中途被驱离,后苹果经营不善才重新被邀请回归,所以乔布斯治下的苹果应该从1996年开始算起)。

在最初的10年时间里,无论是苹果的营收还是毛利、净利都增长缓慢,甚至有几年还出现了净利润负增长。

随着乔布斯用了将近十年时间,对苹果战略以及公司架构与文化的调整。从2004年起,苹果开始强势崛起,并且进入了长达11年时间的快速成长期,营收增长28倍,净利润增长193倍。从2015年开始,苹果公司进入成熟期,增长速度趋缓,并有几年出现了负增长。

与苹果类似,从1990年开始,台积电的前十年时间处于婴儿期,新的商业模式开始成型,市场需要开辟,公司的架构和文化也需要时间孕育与成长。

新世纪的前9年,台积电稳步增长,对应了企业生命周期中的学步期。从2009年开始,台积电进入快速成长期,11年时间营收增长4.47倍,净利润增长5.8倍,目前随着全球半导体供应紧张,未来一段时间,台积电或许还将处于增长期。

企业的增长不会一蹴而就,强大如苹果也有十几年的蛰伏期,台积电从成立到开始腾飞,走过了二十年,这些时间不是毫无意义,而是十分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一个大厦的地基能有多稳,护城河能有多深。

三、创新无止境

《基业长青》认为,伟大的公司都是在自己的核心业务之上,不断开拓更广的边界,创新没有止境。

苹果公司的核心业务在于智能手机。如今全球智能手机已经进入存量市场,而且智能手机也几乎很少再出现革命性创新。包括苹果在内的所有手机厂商,每年在做的只是日常更新,更快的处理器、更高清的屏幕、更优质的相机、更大的电池和更高的价格。

在硬件上,苹果公司偶有创新,比如近些年来聚焦健康的Apple Watch,对传统耳机进行革命的AirPods,以及防丢神器AirTag等。

除了硬件上的日常升级与小规模创新之外,苹果正在做的一件事是软硬件结合

近些年来,苹果一直在自研芯片,除了A系列芯片之外,M1芯片,以及正在研发的基带芯片,这些硬件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与苹果的iOS系统进行融合,建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软硬件生态壁垒。

摩尔定律正在放缓,苹果通过软硬件结合在突围,台积电也在通过先进制程+加先进封装在不断创新

台积电希望通过系统整合芯片技术的微缩,和公司先进的硅技术保持一致,进一步提高晶体管密度、系统功耗、性能和面积与成本竞争力,在后摩尔时代依然能有所作为。

除了先进封装之外,台积电的触手也触及第三代半导体,目前台积电已小量提供6英寸硅基氮化镓晶圆代工服务,并于近期宣布与意法半导体合作加速市场采用氮化镓产品。

四、微笑曲线的背后

1992年,台湾宏基集团的创始人施振荣提出了著名的“微笑曲线”,该理论认为:“在附加价值的观念指导下,企业体只有不断往附加价值高的区块移动与定位,才能持续发展与永续经营”

微笑曲线两端“翘起的嘴角”,分别代表的研发与服务。一个企业如果处于这两端,则代表着其有强劲的盈利能力,而单纯的制造和组装只能位于中间的低价值区,其利润十分微薄。

严格来说,苹果并不是一家制造业公司,因为苹果并不生产iPhone、iPad、iMac。这些产品从芯片到硬盘再到显示屏和组装,全都是外包。但苹果却拥有控制定价权,并且拿到了绝大多数利润。

其中的原因可以在“微笑曲线理论”中找到,苹果输出的是研发,是独特的概念和服务,苹果品牌所代表的风尚、精妙的设计及工艺,这才是苹果有别于其他手机厂商的原因所在。

台积电是一家制造业企业吗?是的,但又不完全是。

台积电同样牢牢掌握着微笑曲线两端的嘴角区域。在研发制造上,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企业,根据Trendforce集邦咨询的最新数据显示,台积电在2021年Q1的市场份额达到了史无前例的55%。并且台积电是先进制程的领军企业,5nm已经量产,3nm已经在路上。

从研发投入来看,去年台积电的资本支出为170亿美元,占营收的36.36%,今年台积电的资本支出预计在300~310亿美元左右,再创历史新高。可以说台积电在研发上不遗余力,同时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台积电强调的从来不仅仅是制造业,还有服务业。其还专门在公司内部提供奖励以鼓励员工的顾客服务与创新精神。做服务这一点从台积电的“以服务为导向,以及客户最大整体利益的提供者”宗旨就可以看出。


△Source:工业工程,第16卷第2期

台积电与苹果的发展之路殊途同归,最终都走在了研发和服务上,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足够的利润,有更多的资金投入研发与创新。

五、盈利能力

平均利润超越行业平均水平是基业长青企业的一大特色,苹果如此,台积电亦如此。

截至2020财年底,苹果存货的产品总价值为40.6亿美元,以苹果硬件产品营业成本1512亿美元计算,存货一年的周转次数高达40次,平均9.8天周转一次。段永平用“瞠目结舌”四个字形容苹果的周转率。在成本上,同样功能的硬件,苹果的成本行业最低。

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1991~2020),苹果营收增长了44倍,净利润增长了185倍,毛利润增长了16.6倍,过去十年,平均毛利率在39.26%。苹果的盈利能力,以及对上下游产业的控制能力大大领先于同行。

30年来,台积电的营收增长299倍,毛利润增长517倍,净利润增长987倍。最近10年,台积电的平均毛利率为48.56%。

此外,据Wccftech报道,台积电平均每片晶圆的收入为1634美元,比全球晶圆厂的平均水平高了66%,也比中芯国际高了一倍。

代工企业面临价格战是难免的,同行之间竞争,不但会有遭遇战,甚至会有肉搏战。如果打价格战的话,台积电则有两个优势:有规模、有技术工艺。这些都是竞争门槛。此外台积电还有一个杀招——激进的折旧,台积电的设备折旧年限为5年

这是非常激进的年限,按照这种设备折旧方式,新产能五年计提完折旧,第六年就可以凭借成本优势降价,这对于同业而言形成了极大的价格杀伤力。因为那时同行们还在折旧设备,而台积电已没有了这方面的成本。

有能力实施激进的折旧,价格战一旦打起来,一方面同行盈利能力下降,而台积电却可以维持住利润率,另一方面,台积电能得到更多的订单,更多的市场份额。

六、培养接班人

基业长青的企业都喜欢自己培养接班人,而不是外聘。基业长青的作者在调研时发现,在统计的18家企业总计1700年的历史中,只有4次是外人直接接任CEO角色的案例,大多数时候都是公司内部培养接班人。

比如通用培养了管理大师杰克·韦尔奇,苹果培养了供应链高手库克。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2021年股东会上说:“我想强调一点,库克,苹果的CEO,他真的是我们所目睹的所有的很多行业的CEO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苹果管理得井井有条。当然,他办不到之前乔布斯所做的一切,他在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但是,我也不觉得乔布斯在管理方面能像库克这么出色,尤其是多年来这么出色的管理。”

2005年,张忠谋退居幕后,将台积电的大权留给了蔡力行,希望他能坚持公司的价值与理念,带领公司向前迈进,此时距离蔡力行进入台积电已经有16年时间。不过在2008年金融风暴中,蔡力行未能带领台积电走出困境,所以张忠谋再次出山,换下蔡力行,力挽狂澜,将台积电从泥潭中解救出。

2013年,张忠谋功成身退,任命刘德音和魏哲家为联席CEO,此时刘德音进入台积电已有20年,魏哲家进入台积电15年。在二人的带领下,台积电从20nm开始一路扶摇直上到如今的5nm,进入无人之境。

IBM有长板凳计划,雀巢CEO包必达上任第一天就开始培养接班人,可见接班人是能否守得住江山的关键。

总结

古往今来,盛极一时的企业千千万,最终能青史留名的企业总是寥寥,绝大多数都成为了浪潮之中的沙粒,被卷入时间的汪洋。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不足百年,几乎不存在纯粹的百年老店,但过去没有不代表未来没有。

随着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哪些企业能成为行业的常青树,需要时间的验证,但作为半导体从业者,我们更关心的是大陆半导体企业有机会吗?如果有会是哪家?

封面图片来源:拍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