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N
注册

【IC设计】莫大康:重启专项加速国产化进程

来源:求是缘半导体联盟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表“十二五”“十三五”期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快速发展得益于重大专项的部署,显效突出。希望尽快启动新一轮的集成电路领域重大专项。

全球半导体业进入新格局

由美主导的贸易战,加上Covid19及天灾等因素,对于全球半导体业产生很大影响,有两个主要方面,一个是美国,欧洲,日本,韩国都仗”国家安全”为由,投巨资扩充产能,另一个是市场出现了久违的缺货及涨价风潮。业界预测半导体业正进入超级循环之中。

重启重大专项的必要性及迫切性

由于全球地缘政治发生了巨变,美国疯狂打压中国半导体业进步,已经有华为,中芯国际等被列入“实体清单”之中。美国依仗它的两个“杀手锏武器”,包括EDA工具及IP与半导体设备及材料。

需要十分清醒的是只要两个杀手锏武器仍在,中国半导体业的自主可控就无法实现,因此必须要针锋相对,毫不退缩地进行突破。现阶段美国打压中国半导体业,正是国产化千载难逢的绝佳时机。

由于国产化任务十分艰巨,必须充分利用我们制度方面的优势,集中力量攻坚克难,它也是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特色之一,所以重启专项显得格外重要及迫切。

正确认识国产化

半导体产业链冗长,必须依赖于全球化,共同协作,共同进步,是共识。如EUV光刻机就是全球化技术的结晶,27%的供应商来自美国,14%来自德国,27%来自日本,及32%来自荷兰和英国。

但是在新的态势下,美国仗势欺人,千方百计阻碍中国半导体业享用全球化的红利。因此形势所迫,中国半导体业发展必须用国产化来作为“敲门砖”。

现阶段的国产化对于中国半导体业格外重要,尤其在美国疯狂打压时,它至少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部分产品能起到国产替代作用,它主要以市场化操作,而另一个是更高的层次,要用国产化来撕开西方禁运的“缺口”。它要以国家资金为主,并要集举国之力。

国产化的艰巨与复杂性,包括长期性,要有充分估计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有其特殊性,推动国产化在现阶段很有必要。如华为推行的B计划,花费了大量的人、财、物力,其中有的成功,有的未必能派上用场,具有很大的风险性。所以推动国产化,它的过程对于我们十分重要,实际上是一场真正的全球市场较量。

首先对于半导体国产化要理清一些思路,利于事半功倍。

目标:针对两个杀手锏武器,EDA工具及IP与半导体设备及材科。因为如若不能解决,或者未能打破禁运“缺口”,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永无安宁之日。

策略:不可能另搞一套体系,以及100%国产化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有选择性的,如光刻机等具有示范作用项目,集中优势兵力, 釆用一些非常规措施及方法,及产、学、研协调等。通过它们来撕开禁运“缺口”,长中国人志气。

必须充分估计美国打压中国半导体业进步,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前已经习惯的大量进口模式会发生变化,至少部分骨干企业如中芯国际等受限及发展呈不确定性。

中国半导体设备与材料要实现的目标,不仅解决从“0”到“1”,从无到有的问题,半导体业是个典型规模化的产业,成本是重要指标之一。而中国半导体设备与材料,之前连“试错的机会”都难寻,因此现阶段要解决产品的实用量产化更为迫切。

有部分人认为中国有优越的社会制度,加上现阶段国家舎得投入巨资,及全球最大市场的诱惑,并可以举国家之力攻坚克难等,推进半导体业国产化应该有充足的条件。

显然这是我们的愿望,从长远看也是正确的。但是实际上推动半导体业国产化,它的艰巨性、复杂性及长期性不可小视。

因为美国拥有的两大杀手级武器,它不可能轻而易举得来,如EDA工具及IP,它是依大量的研发投入,高过全球平均值的一倍,及拥有众多的全球一流大学等。而在半导体设备方面的领先,它是集中体现西方近百年来的工业结晶。近期在求是缘举办的光刻机座谈会上,傅新教授谈到在光刻机研发中,可能是中国缺乏高精度加工的设备及部分材料等。由此表明要全盘国产化是十分艰难的。只有选择性的进行突破,长自己的志气,才有希望。因此对于半导体国产化的进程要有10-2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思想准备才符合科学的发展规律。

当前比较紧迫的是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的试错生产线,及光刻机等。由于难度太大,必须要依举国之力攻坚克难。

客观现实“只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所以在项目选择上必须排序,只有当高质量的国产化实现,能够打破西万的禁运,如中微的刻蚀机等。所以全球化及国产化两手都要硬,才能真正推进中国半导体业的自主进程,少受它人的欺负。

结语

国产化不是新问题,然而在新格局下包含新的内容。它也是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中的必修课之一。充分理解国产化的艰巨及复杂性很有必要,尤其是要把它作为打破西方禁运的重要手段之一。

因此国产化率的高与低,只有相对意义,关键是切身的感受及产业的自主程度确立。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有它的特殊性,需要全球化及国产化两手都要硬,但是全球化不会自然降临,西方也不可能“施恩”,需要经过拼搏,甚至艰苦的斗争。

中国半导体业有它自身的发展逻辑与策略,尽管有些不完美,不是最为有效,但是时间是中国半导体业最终取胜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