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N
注册

【制造/封测】全球晶圆制造产能分布或将这样改变

来源:中国电子报    原作者:陈炳欣    

由于半导体晶圆厂对厂房洁净度的要求非常高,在空气净化方面,采用欧洲(CEEN149:2001)防护标准FFP2的过滤级别,能过滤最小直径为300nm的尘埃颗粒,而搭载灰尘或液滴的冠状病毒尺寸已达微米级别,因而疫情爆发初期对半导体晶圆厂正常运营造成的直接影响并不大。

然而,疫情持续蔓延,长期影响逐步显现出来,主要体现在供应链以及产业链下游的市场需求层面。专家认为,疫情不改半导体产业全球协同的趋势,但由于半导体产业链长而且复杂,即使小到一枚电阻电容,如果缺少了就会造成问题。疫情过后,晶圆制造产能在全球范围内分散化布局可能会进一步加强。

产业链下游市场需求影响较大

近日,台积电发布财报,第一季度获利优于市场预期,营收103.06亿美元,去年同期70.96亿美元,同比大增45.2%。但是,台积电却下调了对未来的展望,认为疫情将导致终端市场需求萎缩,并冲击整体半导体产业的前景。

中芯国际的情况也基本相同。在日前发布的公告中,中芯国际上调了此前发布的业绩指引,将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由原先的0%至2%上调为6%至8%,毛利率也由原先的21%至23%上调为25%至27%。但是业内人士指出,疫情的影响有可能在第二、三季度表现出来。

“因为大多数半导体工厂特别是晶圆厂的运营是365天不能停的。即使是在疫情爆发当中,我们了解武汉的晶圆厂仍然保持了正常的运营。”业内人士盛陵海指出,“但是随着疫情持续,长期的影响将逐渐显现出来。”

有数据显示,半导体将在第二、三季度浮现更大规模库存调整,多数晶圆代工与封测厂第三季度营收仅能与第二季度持平甚至下滑,这增加了对晶圆代工本季度砍单的担忧。摩根大通将全球半导体2020年成长预期由年增5.3%,调整为年衰退6%,其中晶圆代工产业2020年顶多也只能勉强与2019年持平,基于库存调整压力将逐渐浮现。

全球供应链携手应对复杂局面

半导体产业链漫长且复杂,一条晶圆生产线的主要设备就有十几种之多,包括光刻机、蚀刻机、薄膜设备、扩散离子注入设备、湿式设备、过程检测设备等,其中光刻、蚀刻和薄膜沉积设备等所占比重高,光刻机约占总体设备销售额的30%,蚀刻约占20%,薄膜沉积设备约占25%(PVD 15%、CVD 10%),这些设备厂商主要位于荷兰、美国、日本等国家。半导体生产过程中使用到的材料种类更是繁多,包括硅片、光刻胶、光刻胶配套试剂、湿电子化学品、电子气体、CMP抛光材料以及靶材等,其中以日本、美国、韩国、德国等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占主导,比如在硅片领域,日本信越化工、日本SUMCO、台湾环球晶圆、德国Siltronic、韩国LG Silitron占比全球前五;在靶材领域,日矿金属、霍尼韦尔、东曹、普莱克斯等为靶材行业龙头。

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呈现长期化趋势,上游原材料、设备维护、配件等供应链方面的问题已经开始困扰半导体厂商。三星电子位于西安的第二座内存厂在3月份启用,原本应由日本技术人员安装新设备,由于全球性的人员流动限制,该厂设备安装进度遭遇延迟。另外,荷兰光刻机巨头ASML也有因技术人员流动限制和物流停滞影响,进而推迟出货。

对此,分析师Mark Patel指出,半导体供应链正在努力克服新冠疫情所带来的棘手挑战,包括用于晶圆制造和封装测试的原材料等。对大多数半导体晶圆制造商和供应商而言,他们面临的一个严峻挑战是公司运营受限,使得新产品推出、新工艺开发和设备扩产等方面都更为艰难。

另外,因产业链下游传导而来的市场需求缩减,使半导体厂商的压力可能更大。半导体制造业处于电子信息产业中游,如果说其上游是半导体材料与设备企业,下游则是芯片设计公司与终端设备厂商。

盛陵海指出:“疫情对零售业、商业的影响较大,第一季度电子产品的销售,比如大家电、手机、PC等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相对而言,PC可能会好一些,因为在家办公或者学生上课的需求会刺激一部分PC的网上销售。智能手机相对来说紧缺性、稀缺性更低,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大家电中,电视机由于有学生上网课的需求,因此小尺寸电视的需求有一定恢复,但是其他的大家电,如冰箱、洗衣机、空调等都受到较大影响。此外,汽车行业的售销也受较大影响。”当这些情况反映到半导体芯片上,来自市场需求端的影响就会凸显出来。盛陵海认为,当前半导体产业受到的影响主要来源于需求端的下降。

无论是供应链还是需求端的问题,如果反映到中小企业身上,往往表现得更加严重。有渠道商表示:“对于很多中小型企业而言,供应链和生厂商都在国内,由于无法预估国外的需求,同时封锁逐步趋严,都害怕下订单,也害怕做出产品之后无法出口。”随着国外疫情爆发,四月份物流问题、砍单问题都开始凸显,五六月情况也需要密切观察。

园区和行业协会发挥积极作用

为了保供应链的持续不断,以及产业链的顺畅,我国半导体企业采取了多种办法保产业链复工复产,在这当中园区与行业协会的协调保障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采访中,几乎所有半导体企业在谈到防控疫情影响时,都会提到“与企业所在园区和行业协会保持沟通,进行协调”。园区与行业协会发挥了积极作用,参与到物资运输的组织协调,以及意见建议的上传下达当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长鑫存储原定设备进口计划无法实施。合肥经开区空港办主动对接企业,制定设备进口方案,同时协调海关对设备进行快速通关,保障设备第一时间运抵。与长鑫存储原有进口渠道相比,最终的运输成本不到原来的一半,时效性提高一倍以上。

受疫情的影响,半导体行业供应链的本地化趋势将进一步加强。SEMI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居龙指出,无论是国内企业,还是国际企业,在本地形成可靠的供应链,这是一个方向。

疫情期间,国外原厂支持工程师很难到位,这给客户的排产造成较大影响。北方华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晋荣此前接受采访时指出:“疫情期间,我们一直持续提供服务,积极采取防疫措施,在保证人员健康安全的前提下,快速响应客户需求。举例来说,公司专门为身处武汉疫区工作的客服人员租住了酒店,租了专车往返于酒店与客户工厂之间,对关键客服人员,直接就近住在客户的员工宿舍,更‘贴身’地满足客户需求。疫情期间,与客户‘同进退,共抗疫’的情谊,也极大地增强了客户对国产设备的信任。从长远看,相信这对中国高端半导体装备业的发展是十分有利的。”

与此同时,全球化的趋势也不会改变。成为与本地化发展的“一体两面”。在谈到疫情对产业的长期影响时,盛陵海指出:“疫情的发展有可能加剧半导体产业链产能的分散化布局。半导体产业链长而且复杂,即使小到一枚电阻电容,如果缺少了还是会造成问题。所以我们预计疫情过后,整个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分散化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不仅是原本的国际化公司会这么做,中国本土公司也会加速整个供应链的全球化布局。”

封面图片来源:拍信网